宇 宙 的 爱

四年前的今晨,也清早起来在这池旁坐地。

依旧是这青绿的叶,碧澄的水。依旧是水里穿着树影来去

的白云。依旧是四年前的我。

这些青绿的叶,可是四年前的那些青绿的叶?水可是四年

前的水?云可是四年前的云?─—我可是四年前的我?

它们依旧是叶儿,水儿,云儿,也依旧只是四年前的叶儿,

水儿,云儿。─—然而它们却经过了几番宇宙的爱化,从新的

生命里欣欣的长着,活活的流着,自由的停留着。

它们依旧是四年前的,只是渗透了宇宙的爱,化出了新的

生命。─—但我可是四年前的我?

四年前的它们,只觉得憨嬉活泼,现在为何换成一片的微

妙庄严?─—但我可是四年前的我?

抬头望月,何如水中看月!一样的天光云影,还添上树枝

儿荡漾,圆月儿飘浮,和一个独俯清流的我。

白线般的长墙,横拖在青绿的山上。在这浩浩的太空里,

阻不了阳光照临,也阻不了风儿来去,─—只有自然的爱是无

限的,何用劳苦工夫,来区分这和爱的世界?

坐对着起伏的山,起立的塔,无边的村落平原,只抱着膝

儿凝想。朝阳照到发上了,─—想着东边隐隐的城围里,有几

个没来的孩子,初回家的冰仲,抱病的冰叔,和昨天独自睡在

树下的小弟弟,怎得他们也在这儿……

一九二一年六月十八日,在西山。

(本篇最初发表于北京《晨报》1921年6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