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集】
【作者资料】
共计2095
 
川南古镇寻访——合江尧坝
——嘎玛丹增
这个下午没有阳光。
一层灰濛濛的雾气轻笼在天地之间。
沿着东岳寺高高的石阶,穿过油漆斑驳的朱红大门,就站在了尧坝古镇明清建筑居民群落的高处,这个位置,几乎可以俯瞰整个尧坝老街。
我的目光停留在有花纹的瓦档上面。瓦缝间有枯草摇曳。
青灰瓦的房顶从清代进士石牌坊开始,一直从东向西延伸到一棵古榕树下。
此时,青石板街道上还有很多游人和商贩在走动。
我只想把自己放在这样的位置,在尧坝古镇没有人和人群的地方。
这个地方很安静,这种安静能够把自己作为怀想,放进一断陈旧的时光里……用一种短暂的追忆遥望远去的背影。那些背影里有我们的童年生活或是我们的先人足音。
也许,那些被岁月腐朽的雕梁画柱间尚能触摸到一点先人的体温。
实际上,我在尧坝的行走没有目的性,那种静寂的空洞,与站立在大雄宝殿门前的石头狮子样冰凉。
我来到尧坝,到底想在这里用什么样的发现满足自己的黯然情怀?我是茫然的,茫然在尧坝古镇四处可见的风化的石阶上。
  
我们千里迢迢、不辞劳苦来到一条商铺食店相间的老街上,在不绝于耳的流行音乐声中,沉浸在建筑群落驻留的沧桑和没落中。这种追忆和怀想,承载了人生太多的苦难和辉煌,就像时间从荒凉的额角一次次滑落,在岁月里无声无息。
那些注定要被更加舒适和现代的建筑物取代的住所,因为衰败和古朴,成为我们怀旧的场所和参照。从中,究竟能够获得什么样的精神慰籍?
在对梦想的寻找和追逐过程中,因为喧嚣和浮华,因为欲望和危机,我们坚决地把自己迷失了。我们的精神困境已经无处释放,于是,索然无味地寻找着某种可以欺瞒自我的场景和物象,试图挣脱困境重重的现实,给以心灵短暂的温暖。
没落和衰亡,总是与单纯和安静联系着的。
对于一个没有了梦想的旅人,无论是古典的美丽或是时尚的精彩,道路上的行走都很空洞。
离开尧坝古镇的时候已近黄昏。一路上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一座交通极为不便,即不依河流也不傍铁路的普通场镇会成为蜚声中外的文化古镇?更令人困惑的是,这个地处川黔交界处的不毛之地居然成长了凌子风、王朝闻、李子英、杨鸿烈等等注定会被世人记忆的人物?
当我在尧坝清代嘉庆年间建造的大鸿米店的墙头上见到许晴在电影《狂》的剧照,我就发出了这样的感慨。这不仅源于我对许晴戏角的偏爱,也源于我对尧坝文化名人的无知。
尧坝的出名,因了文化。文化的尧坝在四川众多的古镇中之所以脱颖而出,取决于凌子风、王朝闻、李子英、杨鸿烈等所取得的文化成就。这个地方,作为还原人们对过往生活的怀旧场景,近年来拍摄了《大鸿米店》、《酒巷深深》、《红色记忆》等等10余部影视剧。
  
《24个望娘滩》,是一个非常感人的民间故事,这个故事一直驻留在我的记忆里。我的母亲给我讲述过聂郎出生、刘珍望母、尧山数山、九龙聚宝等等关于感恩、回报、善良和邪恶的民间故事。而这些故事,就发生在四川省合江县境内的尧坝古镇。尽管母亲在我儿时讲述的这些民间故事,已经无从记忆,但40多年以后,当我置身于这个保留着近1000米长老街的故事发源地时,我依然恍惚在历史与现实的梦境里,但,尧坝的文化底蕴无疑十分沉厚。
只是,我并不赞成旅游手册中关于尧坝就是“小香港”的介绍。香港,就是香港,无论如何也给尧坝的人文风情搭不上关系。尧坝在历史上的确算得上商贾云集、马龙车水,市场繁荣,人丁兴旺。在这个川黔相交的浅丘地带,也曾发生过清朝同盟会会员任大容在境内楼山发动的农民起义、川南护国军歼灭袁世凯白洋兵于灯杆山等历史事件,然而,非得把一个具有个性特质的文化古镇和香港扯在一起,未免牵强附会。
我们到尧坝不是因为尧坝有香港的寓意,尧坝要是真的成了香港,哪个还会大老远地赶来?到尧坝这个小香港购物么?我们身边的城市那座不是“小香港”呢?
坝子,在川人的概念里和平原差不多。
尧坝镇位于四川省泸州江阳、纳溪和合江三县区接合部,是古时四川泸州至贵州赤水的必经要道。其形成场镇的时间也是在明洪武年间,和郭孟四当年到隆昌云顶山的时间差不多。说不定又和清王朝移民四川的历史相关。
  
  
据说,老街尽头那棵古榕树是王朝闻离开尧坝时栽种在花盆的一棵榕树树苗,80多年前被家人移栽在了镇子老街的尽头,如今已成郁郁葱葱的大树。成了尧坝古镇观赏的最后一处风景。我怀疑其间有作秀的成份,我不相信一棵百年老树能够为商业繁华的尧坝储藏一份深远的记忆。就像镇口建于清代的进士牌坊,最终意义还不是仅仅为后人提供了一点追忆和敬仰的依据而已。
2007年10月4日,在尧坝不到1000米的老街上,我居然在两个不同的时间见到了两个不同性别的疯子,开始和结束,我在两个不同性别的疯子中结束了对合江尧坝古镇的寻访。
这是巧合还是偶然,我无从分辨。
尧坝在我的寻访中没有给我任何有意义的兴奋和思考,它很快就会消失于人生的旅程。我只是觉得,驻留和行走之间,行走比驻留更有意义。凌子风、王朝闻、李子英、杨鸿烈、周崇贤等,正因为离开了尧坝,才有了行走的成就。就像放弃和坚守,很多时候,放弃总是更有意义。
  
  
2007-10-16
  
  
 
本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